当前位置:主页 >学术研究 >学术成果
“使我心依然”——绍兴鲁迅纪念馆建馆60周年有感  黄乔生
发布日期:2013-11-11          浏览数:

  绍兴鲁迅纪念馆迎来60周年馆庆,可喜可贺。
  全国有六家鲁迅博物馆、纪念馆,在鲁迅故里的绍兴鲁迅纪念馆,可以说是“本”。
  我对绍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适才整理书桌,看到一本《白居易诗选》,随便翻翻,看到《访陶公旧宅》,最后几句写道:“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不见篱下菊,但余墟里烟。子孙虽无闻,族氏犹未迁;每逢姓陶人,使我心依然。”白居易到陶渊明故里参访,虽然物是人非,甚且并物亦非,可是见了姓陶的人感到亲切。我对于绍兴,也有同样的依然之情。北京鲁迅博物馆与绍兴鲁迅纪念馆交流合作频繁。最近几年,我因为业务上的关系,几乎每年都要去绍兴。绍兴鲁迅纪念馆观众多,接待任务重,我们平时真没少麻烦他们。就在提笔写这篇文字前,我还介绍马来西亚的一个作家、美术家代表团周末前往绍兴,请他们接待关照。
  鲁迅是绍兴的“文化使者”、“文化符号”、“文化名片”,大家都这么说着,我也常常替他们骄傲。绍兴这些年发生了巨大变化,马路更直了,街道更阔了,人人得而见之;绍兴有大文豪,近现代,鲁迅之外,还有章学诚、李慈铭、蔡元培、周作人等等,文脉旺盛,人人得而知之。但我这里想说一点个人的感受——也许是我太苛刻——这些年,绍兴的文气有些弱了。
  什么是“文气”?以前读中国古代的哲学书和文艺理论,总感到这个“气”说不清道不明,太玄妙难捉摸,不料现在自己也讲起来了,恐怕最终也讲不清。笼统地说,白居易到陶渊明故里感受到的就是这种气吧?或者用时下流行的话说,是“气场”——一个地方因为特殊的原因,形成了一种态势,一种氛围。文气的基础是“文”,要有文化文物文章文明,而且要给人亲切鲜明的印象。
  其实,单说绍兴文气弱了,是近乎苛刻的。应该用爱之深求之切来说明我的愿景。以现在中国城市的发展速度,岂止绍兴,在全中国的很多城市里,要找地方特色,成区成片已经颇为困难了,常常只见得星星点点,气息微弱。满街多的是连锁店、银行之类,有特色、有个性的文化设施越来越少。绍兴自然不能坐落在真空里,又怎能抵御席卷全国的金融、商业狂潮。
  一个城市的文气,需要涵养培育。鲁迅故里和绍兴鲁迅纪念馆是绍兴文脉所在,文气之所聚。故里和纪念馆在发展上遇到的问题,与北京鲁迅博物馆遇到的问题差异甚大。北京鲁迅旧居深藏胡同内,馆舍远离大街,观众较少;绍兴鲁迅故里的观众络绎不绝,常有摩肩接踵的盛况。北京鲁迅博物馆在经济大发展大繁荣时期,也曾遇到困难,跟风办三产。最近有学者发表研究报告,把几家鲁迅博物馆纪念馆作为对象,提到北京鲁迅博物馆办出租汽车公司等活动,也提到绍兴鲁迅故里发展旅游经济,进行体制创新的事。
体制创新,听起来很响亮,但也要看怎样创新,效果如何。
  绍兴文物博物馆事业的创新举措之一,就是将包括绍兴博物馆、鲁迅纪念馆在内的绍兴市区所有文博、文物单位委托给绍兴旅游集团经营、管理,这本来也无可厚非,假如旅游集团重视文物保护、文化研究,假如旅游集团也很在意维护文脉、凝聚文气,假如……这需要很多“假如”来支持,很有点不保险。十多年前,有两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了体制创新,交由旅游公司经营管理,一个是山东曲阜的三孔,一个就是绍兴鲁迅故里,甫一创新,就创到两个“圣人”头上了,真够大胆。后来三孔发生文物过度开发保护不力受到损害的事故,被文物主管部门收回;而绍兴文物事业却仍在旅游大潮中沉浮飘摇。国家文物局领导和有关司局负责人多次去绍兴调研,但这个问题迄今未得妥善解决。
绍兴鲁迅故里观众多,在免费开放以前,收入很可观,商业经营者不愿轻易放过。发展经济,增加收入,并且探索新的管理机制,是可以理解的。但绍兴文物体制这种混乱所带来的不良影响也很明显。文物事业单位交由企业经营、管理后,文博单位涌入很多非专业人员,纪念馆中经营者成了主体,文化遗产的研究保护者则占极少数。从业者文物保护意识渐渐淡薄成了必然的趋势。文博业务开展得少了,就谈不上文物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久而久之,文气自然稀薄了。我觉得鲁迅故里存在过度开发的问题,所谓“文气”少了,与这种过度开发不无关系。从业人员把主要精力投放在接待客人上,势必要减少对学术研究、藏品搜集和保护的重视。文气少,自然商气、官气就多。我不能单单求全责备绍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风气,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可惜的是,这些年,文物拍卖市场上出现不少清末文物,特别是与鲁迅家族有关的文物,如鲁迅祖父周福清做京官时与同僚朋友的通信等等,我觉得鲁迅博物馆、纪念馆应该收藏。我曾经把此类消息通报给绍兴馆的同事,但以我们现在的预算体制和管理体制,往往还没有行动,就被私人收藏家先得,价格是越炒越高,我们只好望洋兴叹。
  2012年底,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旅游等开发建设活动中文物保护工作的意见》,要求依法纠正五种违法违纪行为,我摘出两条:一,对于将国有不可移动文物转让、抵押的,要限期改正,予以回购、终止抵押。对于将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作为企业资产经营的,要限期将其从企业资产中剥离;暂不具备剥离条件的,可以设定过渡期,并由省级人民政府向国务院报告;四,对于将文物保护单位管理机构作为企业的下属机构或交由企业管理的,要从企业中分离,恢复文物保护单位管理机构的事业单位性质,交由文物行政部门管理。
  据此,绍兴文物管理体制的老大难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了吧?我对此充满期待。
  最近十来年,北京鲁迅博物馆和绍兴鲁迅纪念馆合办学术研讨会、举办展览,在文化产品开发方面也有很好的沟通交流。过几天,我要启程去绍兴,拜托绍兴馆同仁一件事:北京鲁迅旧居内床上用品因为虫蛀和老化,已经不能展出,急需复制,而在北京难寻绍兴地区风格的布料。
  “鹡鸰在原,兄弟急难。”写到这儿,油然想起这两句诗。

                                                            2013年5月23日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