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学术研究 >史料钩沉
让博物馆资源真正成为公众资源(3)
发布日期:2015-08-04          浏览数:
[15]
        3、图书、视频、出版品等资料的开放
        博物馆内常常设有图书馆或资料室,台湾许多博物馆的图书馆是对公众开放的,比如台北故宫、台北市立美术馆、邮政博物馆、科博馆、台湾历史博物馆、台南文学馆等等,有些馆还提供在线查询。图书馆收藏的不只有图书、期刊,还有录像、CD等视听资料。以科博馆为例,科博馆图书室自2005年起对外开放,目前收藏中西文图书约六万多册、相关期刊约有1000种,还收藏多种录像带和光盘以便用于班级群体辅助教学。对于某些合作单位,科博馆还提供图书外借服务。[16]
博物馆是重要的研究机关,台湾博物馆非常重视相关研究资料的收集、整理与公布。钱穆故居建立了“钱穆先生研究资料库”,整理了研究钱穆的专著与期刊论文。[17] 科博馆把所有的馆藏出版物,包括《馆讯》、《年报》、专著、光盘、解说简介、专刊、考察研究报告在网络上公布,并可提供《馆讯》、《年报》、专刊《博物学季刊》、《搜藏与研究》及所有解说的全文下载。[18]另外,科博馆还建立了“同人研究著作资料库”,可查阅到博物馆同人的论文与专著目录。[19]
        4、场地设施资源的开放
        为最大限度地利用博物馆资源,台湾博物馆把场地等设施也开放给民众。科博馆的演讲厅及教学教室本是博物馆为举办研习班、演讲、会议等活动而设。为扩大其利用价值,馆方开放其中大部分空间,提供给馆外团体或个人借用。只要使用目的与科学教育相关、不涉及商业用途,均可申办使用。[20]科工馆不但提供演讲厅、阶梯教室、会议室、研习教室租借,馆外的三个广场也提供对外租借服务,只要遵守馆方规定即可。[21]
 
         二、台湾博物馆让公众知晓博物馆资源的主要渠道
        “许多人终其一生和社区中的大小博物馆平行向前,没有交集。如何让许多非观众有机会接触博物馆,使用博物馆服务及资源,是博物馆教育人员努力的目标”[22]。那博物馆如何让公众知晓博物馆资源呢?台湾博物馆非常注重网络与教师的作用。
        1、网络:网络作为新兴起的一种传媒,具有传播范围广、保留时间长、信息数据庞大、开放性强、成本低、效率高等特点,非常有利于公众了解博物馆。台湾博物馆多数都已设立博物馆的专属网站。打开台湾几大公立博物馆的网站的首页,除可见到一般博物馆常见的展览资讯、教育与活动等栏目,更可直接看到“典藏资源”、“学习资源”等栏目,点击即可看到博物馆为公众提供的各种资源。为方便观众,台湾博物馆的网站会针对不同观众设置不同的通道,比如台北故宫网站有“一般参观者”、“学校师生”、“研究人员”、“媒体记者”、“合作厂商”等五种浏览方式可选择,最大限度为浏览网站的人提供方便。网站无保留地向全球访客开放博物馆的各种资源,本文涉及的各种博物馆为公众提供的资源材料多数是从网站获取的。此外,台湾博物馆还利用Plurk、Blog、Facebook、YouTube等社交网站进行推广行销和联系观众。[23]
        2、教师:台湾博物馆特别重视培养教师利用博物馆资源的能力,因为“教师能影响其广大的学生群,且在协助学生建立博物馆学习经验中扮演关键的角色,故被认为是博物馆教育环节中最值得予以开发培训的一群。而博物馆为达成辅助学生学习之目的,所设计的教育活动与课程,更赖教师的配合与运用,方能发挥事半功倍的效果。”[24]为此,台湾博物馆工作人员对教师这一沟通博物馆与社会的重要角色做了许多研究,探讨其利用博物馆资源的动机及运用博物馆资源能力的养成。在此基础上,台湾博物館通过各种方式使教师了解博物馆资源及使用方法,比如向学校、教师定期发放博物馆资讯材料,在博物馆网站刊布教师利用博物馆资源进行教学的教案,以及上文提到的专门为教师开设研习班。研习班可以是针对全馆资源的,如上述“中央研究院”举办的研习营,也可以是针对某一特定主题的,比如台北故宫举办的2014年度暑期种子教师培训—书画教学工作坊,是书画教学。
分享到:
0